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你住我心,如满月居于夜 > 第30章 我们离婚吧,傅绍廷

第30章 我们离婚吧,傅绍廷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乔莞玥和小敏看到这一状况,也吓到了,知道自己闯祸了,小敏拉着乔莞玥就逃了。
  
  陆景瓷半坐在地上,抱着小阳,崩溃的哭喊:“小阳,小阳你快醒醒,救命!救命啊!谁来救救我儿子!谁来救救我儿子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傅绍廷接到电话赶到医院的时候,小阳还在在抢救了,陆景瓷就坐在椅子上眼泪一直流,邱洁也坐在她旁边,擦着眼泪,见他来了,立马上前泪眼婆娑道:“小廷,小阳他……”
  
  傅绍廷轻轻怕了拍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交给医生,别着急。”
  
  “嗯。”邱洁点点头。
  
  他看向陆景瓷,她坐在那里,头发凌乱,脸也是肿的,眼睛哭到也肿了,泪水却还是不停的往下流,看上去狼狈不堪。
  
  他走上前,拿出手帕,并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,他知道儿子是她的命,现在他在里面抢救,什么安慰的话都没有用。
  
  陆景瓷抬起眸看了一眼他递过来的手帕,突然抬手狠狠拍掉,眼神冰冷的看着他,声音嘶哑道:“走开。”
  
  傅绍廷微微蹙眉,以为她是伤心过度,上前一步:“阿瓷……”
  
  “不要叫我!”她一声吼道,猩红的眼睛死死瞪着他。
  
  见她对傅绍廷这样的态度,邱洁不解道:“小瓷,你怎么了?小廷他是要安慰你。”
  
  “我不需要他安慰!”她厉声道,邱洁从未见过她这幅模样,被她吼得一愣。
  
  “傅绍廷,要是小阳……”她死死盯着他,声音说到这里忍不住哽咽,她吸了吸鼻子缓了一下,“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!”
  
  邱洁闻言,见不得她这样胡乱拿自己的儿子当出气筒,替他辩解道:“小瓷,你别这样,小阳发病不关小廷的事,你不能怪到他身上。”
  
  “为什么不关他的事?”陆景瓷说着站了起来,朝着他步步紧逼,“要不是他这么多年不回家,从不回来看小阳,小阳怎么会被人骂没爹要的野种……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眉间一拧,冷声道:“这是谁说的?”
  
  陆景瓷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继续着自己的话:“要不是他这么多年还和前女友不清不楚,怎么会让人有机会对小阳谩骂侮辱,连一个这么小的孩子都敢下得去手,小阳也不会被她推倒,也就不会现在躺在里面抢救!”
  
  “你说小阳是玥玥推的?”傅绍廷表情严肃的问,看上去似不相信她的话。
  
  “你说什么,小瓷,小阳是那个小模特推倒的?”邱洁也连忙问。
  
  “是。我亲眼看着她把推倒在地上的。”她斩钉截铁的说,走到傅绍廷面前,双手揪住他的外套,眼泪不停的流,“傅绍廷,要是小阳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,永远!”
  
  傅绍廷低头看着她,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他抬手握住了她两只手,道:“阿瓷,你冷静点……”
  
  “冷静?我儿子现在就躺在里面抢救你叫我怎么冷静!”她突然就像是爆发了一样,双手不停的捶打着他,拼了命的捶打,嚎啕大哭,“混蛋!你这个混蛋!你这个冷血的混蛋!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母子,你为什么要这样任由别人这么对待小阳,他也是你的儿子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!我恨你,傅绍廷我恨你!”
  
  傅绍廷双眉紧拧着,伸手轻轻搂住她:“阿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  
  她还是不停的捶打着他,没头没尾的一直说:“我再也不要忍了,我再也不要忍了……”
  
  这时,手术室的灯终于暗了下来,何初泽从里面走出来,几人连忙上前去。
  
  陆景瓷扑上去抓着他的手,急迫的问:“何医生,何医生,小阳怎么样?”
  
  何初泽摘下口罩,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模样心疼不已,安慰般的拍了拍她的手,道:“别担心,手术很成功,小阳现在已经没事了,别担心,没事了。”
  
  听见他没事,陆景瓷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下,眼泪流得更加凶猛,但是这次是喜极而泣:“谢谢何医生,谢谢何医生……”
  
  “实在是太谢谢何医生了。”邱洁也感激道。
  
  何初泽道:“幸亏当时现场有懂得心脏方面急救的人,为小阳争取了时间,撑到救护车到,及时送到医院,要不然这次我也回天乏术,你们更应该感谢他。”
  
  “是啊,实在是太感谢那个人了!”邱洁点点头。
  
  他微微莞尔:“小阳待会儿就会被送到病房,你们可以过去看看。”
  
  “好。”
  
  “没事了,别哭。”他又对着陆景瓷安慰道。
  
  “嗯。”陆景瓷擦着流不住的眼泪,点点头。
  
  几人来到病房的时候,小家伙已经在里面了,带着仪器躺在那里,面色苍白毫无血色。
  
  陆景瓷轻轻抓起他的手贴着脸颊,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,就像是重拾珍宝一样。
  
  傅绍廷看着床上的小阳,脸色莫测,这段时间和小阳相处,他古灵精怪,活力十足的样子,一点儿也不像有心脏病的人。平时爱逗他玩,只是因为对自己这个儿子有新奇感,可是现在看他毫无生气的躺在这里,他心中却闷疼得难受。
  
  傅广渊从外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,来医院看了看小阳,然后带着邱洁回傅家。
  
  陆景瓷却坚持不走,想要在这里守着小阳,虽然何初泽说过他没事,但是她还是不敢走,想要守到小阳醒过来。
  
  知道小阳对她来说多重要,劝了几下没用,他们也就随她去了。
  
  乔莞玥这时正准备上床睡觉,忽然听见门铃声,去开门,就看见傅绍廷站在门口。
  
  见是他,她顿时喜出望外:“绍廷!你怎么来了?”
  
  “你今天是不是遇见了阿瓷和小阳了?”他开口单刀直入道,面色严肃。
  
  闻言,乔莞玥想起白天小阳躺在那里一动不动,陆景瓷抱着他哭的画面,脸色一僵:“我……”
  
  “阿瓷说,是你推的小阳?是不是?”他又质问道。
  
  “我……”她心虚不已,张了张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解。
  
  “你怎么敢对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下手?你明明知道他有心脏病你还推他!”傅绍廷严词厉色,面色铁青,看上去很生气。
  
  被他这么一喝,乔莞玥眼泪立马就下来了: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要推他的,绍廷……”
  
  她抓着他的袖子,摇着头:“他咬我,我一时没控制住,我没想到他会摔倒然后心脏病发……”
  
  “就算是他咬你,你也不能推他,你明知道他心脏不好。”他并不接受她的说辞。
  
  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当时我太疼了,所以才下意识推他,绍廷,你要相信我!绍廷,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?我那么喜欢小孩,我怎么可能想要伤害他,而且他还是你的孩子。”
  
  见她哭得梨花带雨,满是委屈,傅绍廷脸色也没再那么严厉,他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那她脸上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“那是小敏打的。”她低头抽泣道,“陆小姐她先打了小敏,小敏想要上去打她一开始被我拦住了,可是后来他们又发生了争吵,小敏听见陆小姐话里话外的讽刺我,她想为我出头,我又一时没抓住小敏,所以才让小敏打了陆小姐一巴掌。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眉间一蹙:“讽刺你?”
  
  她低着头,眼泪掉得很凶的,看上去委屈不已,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,看向他:“陆小姐她……她说我……说我是你见不得光的女人,她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……”
  
  “绍廷,你不要怪小敏,她也是心疼我才打了陆小姐,更何况……”她再次低下头,声音哽咽道,“陆小姐说得没错,我确实是你见不得光的女人,连网上的人都骂我,骂我破坏了你跟她的家庭。”
  
  “玥玥……”傅绍廷张了张嘴,当初确实是他对不起她的,看她委屈可怜的样子,最终没有再说什么责备的话。
  
  “绍廷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她头轻轻靠在他怀里,再度说道。
  
  “我相信你。”他抬起手,想拍拍她的背,但是在空中踌躇了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却迟迟拍不下去,最后还是将手收了回来。
  
  须臾,他轻轻将她从自己怀里推开,道:“你休息吧,我先走了。”
  
  “嗯。”她从善如流的点点头,送他到门口。
  
  傅绍廷回到傅家的时候,傅家父母还没睡,连同老爷子也没睡,都在客厅坐着。
  
  傅绍廷跟他们打了招呼,正想上楼,却被老爷子叫住了。
  
  “站住,你给我过来!”老爷子用拐杖敲着地面喝道。
  
  他回过身,走到客厅,还没开口,老爷子就厉声问:“我听你妈说,小阳是你那个前女友推的?还是小瓷亲眼所见的?”
  
 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老爷子是来兴师问罪的,没有任何要辩解的点点头:“是。”
  
  “报警!”傅广渊拍着沙发,怒不可遏道。
  
  邱洁也再也忍不住,赞同喊道:“对,报警,必须报警把那个女人抓了,告她个蓄意谋杀!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拧了拧眉,道:“玥玥她说了,她不是故意要推小阳的。”
  
  “到现在你还在帮她说话,那个女人差点害死你的儿子,你还在帮她说话,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混账东西!”傅广渊再也忍不住,拍案而起,指着他怒斥道。
  
  “小廷,难道你真的想小瓷说的那样说冷血的吗?你的儿子都差点被她害死,你居然还站在她那一边,小廷,你怎么会变成这样……”邱洁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儿子,心痛不已。
  
  “当初要是知道那个女人的400血,会让你对她那么痴迷,会让你变成这样冷血无情的人,我宁愿在当时就放任不管让你死了!”傅广渊也是痛心疾首,指着傅绍廷的手都是颤抖的。
  
  听见他的口不择言,邱洁立马站起来:“你胡说什么呢!”
  
  “好了!”老爷子用拐杖狠敲着地面,厉声喝道,傅家父母看老爷子都叫停了,也没有再说什么,坐回沙发上。
  
  他看向傅绍廷,问道:“你想怎么做,你说。”
  
  傅绍廷沉默了片刻,道:“我会想办法和平解决这件事的。”
  
  “好,你想怎么做我都不管你,反正现在小阳也没事了。”老爷子说着站起来,眼神沉重的看着他,一字一句,“我只希望,将来某一天,你不会为你现在所做的决定后悔!”
  
  说完他重重叹了一口气,然后转身离开。
  
  傅绍廷听着老爷子的话,想起刚才老爷子的眼神,总觉得老爷子话里藏着些什么。
  
  傅家父母也看了他一眼,相携离开,顷刻间,偌大的客厅内只剩下他一人,安静得像深夜的水,冷得入骨。
  
  ……
  
  入夜的医院安静得渗人,陆景瓷坐在病床边看着小阳,药效过去了,可是他人还没醒,刚才何初泽已经来看过了,说他至少要明天才会醒过来,叫她不要太担心。
  
  何初泽再次过来的时候,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,他知道自从小阳送到医院后,她就什么也没吃,特意去买了一点粥带过来。
  
  进入病房没几步,他脚步一顿,然后就放轻了许多,无声的走到陆景瓷身边,将保温瓶放在床头柜。
  
  他低头看着趴在小阳床边睡着的陆景瓷,手还一直握着小阳的手,不由得勾了勾唇。
  
  她今天应该是累极了,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,此刻肯定是心力交瘁,才连睡着的时候都蹙着眉。
  
  他伸手轻轻刮了刮她的脸,然后勾了勾唇,脱下外套盖在她身上,又检查了一下的情况,才离去。
  
  第二天,陆景瓷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,她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小阳醒了没有,可是他还是跟昨晚一样,紧闭着眼。
  
  趴着睡了一晚上,陆景瓷感觉浑身难受,而且昨天白天被拖在地上的时候磕磕碰碰,现在全身上下酸痛不已。
  
  她揉了揉眼,正想坐直起来,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披着一件外套。
  
  她拉过外套,一时有些发懵,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时候披自己身上的,昨晚有人来过了?
  
  虽然她不知道这外套是谁的,但是她知道肯定不是傅绍廷的,他昨天穿的是黑色的西装,而这个外套却是白的。
  
  忽的,她又看到床头柜上的保温瓶,上面还贴着一张便利贴——醒了记得吃。
  
  她摘下来看了看,这字迹有些眼熟,但很快她还是认出来了:“何医生……”
  
  这时,门咔嚓一声被打开了,她回头望了过去,就见傅绍廷提着东西走了进来。
  
  一进门,他便看到她膝盖上的外套和保温瓶,神色一暗却没有说什么。
  
  陆景瓷起身,将外套放在沙发上,傅绍廷将东西放在桌子上,看向床上的小阳,问:“还没醒么?”
  
  “嗯。”她应了一声。
  
  说完,两人之间又陷入沉默,须臾,他才开口道:“袋子里有衣服,你记得换。”
  
  “嗯。”她点头,然后拿着装着衣服的袋子,转身走进卫生间。
  
  傅绍廷走到病床边的椅子坐下,扭头看向床头柜上的保温瓶,心中大概知道是谁。
  
  “唔……”
  
  这时,床上传来细小的声音,傅绍廷闻声连忙看过去,就见小阳原本紧闭的双眼动了动,然后缓缓睁开眼。
  
  他左右看了看,似乎是在寻找什么,傅绍廷道:“你妈妈在卫生间。”
  
  闻言,他这才停止寻找,只是眨着眼,一会儿看这边,一会儿看那边。
  
  陆景瓷洗了个澡,换好衣服出来,看见小阳已经醒了,顿时一喜,立马上前握着他的手,欣喜道:“小阳,小阳你终于醒了,你可吓死妈妈了!”
  
  小阳此时还带着呼吸机,没有办法说话,只是张了张嘴,又抬起手摸了摸陆景瓷被打肿的脸,陆景瓷知道他这是在询问自己的伤势,她莞尔笑了笑摇头,柔声道:“没事,妈妈没事。”
  
  闻言,小家伙这才点点头。
  
  过一会儿何初泽才过来,检查完各项指标各方面,确认一切正常,也把呼吸机摘了。
  
  呼吸机一摘,医生护士一走,小家伙就想得了一样,迫不及待道:“妈妈,我好饿……”
  
  “饿了呀,妈妈盛东西给你吃。”陆景瓷此时的面色才有了些笑容。
  
  她说完打开何初泽昨晚放着的保温瓶,盛了半碗粥出来,慢慢喂着小阳吃下。
  
  傅绍廷就在一旁站着,就是一个空气一样,母子两人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他。
  
  晚些时候,邱洁也到医院里来了,陆景瓷这才离开病房,来到何初泽的办公室。
  
  她敲了敲门,何初泽抬起头,见是她,扬唇一笑:“景瓷,来了。”
  
  “何医生,我是来还外套的。”陆景瓷莞尔道,举了举手里的外套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