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你住我心,如满月居于夜 > 第53章 车祸

第53章 车祸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爷爷,你就告诉我吧。”傅绍廷说道。
  
  “哼,你个混小子,现在才知道想要来知道当初是谁救了你,我告诉你,就算是你知道了也没什么用,现在知道太晚了!”老爷子摆了摆手,别过头忿忿道。
  
  傅绍廷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会这么说,但是还是笑了笑道:“爷爷,无论如何,您总要让我跟他说一声谢谢吧!当初怎么说,也是他救了我一条命。”
  
  “你应该跟他说的是对不起,而不是谢谢!”老爷子纠正道。
  
  “无论是对不起还是谢谢,您总要先告诉我他是谁吧?”他无奈道。
  
  老爷子沉默了片刻,才道:“其实你早就见过那个人了,你也认识。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眉间一蹙:“是谁?”
  
 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,道:“唉,其实那个人,不止救过你一次,第二次你应该知道,就是这次你中弹后急需血的时候,也是她捐给你的。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心头猛然一震,连瞳孔也随着震惊放大,他张了张嘴,良久才从喉咙里发出声音:“你……你是说,那个人是……阿瓷?”
  
  “嗯,就是她。”老爷子确认的点点头。
  
  傅绍廷蹙了蹙眉,道:“那您当初怎么没有告诉我呢?”
  
  “哼,我也想告诉你,但是她不让,叫我不要告诉你啊!”老爷子哼哼了一声,道,“当初你出事的时候,我是第一个赶过去的,当时就看见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在那里徘徊,我以为她是你的同学,她又说不是,护士出来说需要a型血的时候,她立马自告奋勇去抽,结果出来的时候整个脸都是白的,还叫我不要告诉你。”
  
  “为什么?”他问。
  
  “当时我也问了,为什么?但是她却只是摇了摇头道,没必要,既然你已经有救了,也就没必要再让你知道了,如果你知道了,有可能要找她,她只想安安静静的过完整个人高中时期,不像招惹什么麻烦,你也知道,你当初靠这副好皮囊,受到多少人人关注。”老爷子嫌弃的说。
  
  “那后来您为什么没有说,明明后来有那么多机会可以说!”他不可置信道。
  
  闻言,老爷子哼了一声,用拐杖敲了敲地面,道:“后来,你还好意思说后来,后来你就把那个小模特当做你的救命恩人,还和她谈上了,我看你挺高兴,也觉得事情过去那么久了,也就没有没有在必要再提起来了,而且后来那孩子不是准备要和何家小子订婚了吗?就觉得没有必要再说了啊!”
  
  “谁知后来你们俩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然后那孩子知道你把姓乔的误认为是她,她觉得你坚信了那么多年的事情要是突然知道那是假的,肯定会大受打击,又看你那么喜欢你女朋友,觉得不要还在最后破坏了她在你心目中形象,结果鬼知道新婚夜就扔下她跑到美国去了!”老爷子说到这里又气愤不已。
  
  他用拐杖敲着地面来表示自己愤怒,道:“我估计她后来不愿说,估计和我一样,想看你最后知道真相时后悔莫及的样子!”
  
  “现在你知道当初的真相了,心情怎么样啊?”老爷子讥讽的看着他。
  
  傅绍廷低着头,回想起新婚夜,他告诉她自己要去美国,不会和她在一起时,她的表情,那种惊愕,不敢置信,再后来突然的释然一笑,明明看到她眼角的泪,却还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原来在那个时候,在他转身缝一瞬间,他就已经犯下了无法弥补的重罪!
  
  傅绍廷几乎是一路狂奔的来到停车库,开着车飞飚出去。
  
  此时外面的天已经暗了,四处亮起了路灯,马路上车水马龙,五光十色,他原本想要跑去陆景瓷公司,却又觉得这么点她不一定在,只好掏出手机,拨出电话。
  
  此时,陆景瓷已经回到了陆家,正在洗澡,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,盖住了手机的铃声。
  
  他打了几个电话,都没有人接,想了想,突然打着方向盘,上了大桥,决定去陆家,不管她现在在不在陆家,总归是要回去的。
  
  陆景瓷洗完澡出来,已经是十多分钟后,她拿起手机按亮,便看到屏幕上显示着好几条傅绍廷的未接来电。
  
  想起他上午跟自己说,是乔莞玥叫人绑架了小家伙,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,是来跟自己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吗?
  
  她想了想,按下了回拨,放到耳边,听筒里安静了片刻,没有传来拨通的嘟嘟声,反而响起了一道机械般的女声: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!sorry……
  
  听到这个声音,她不由得蹙了蹙眉,怎么关机了?
  
  ……
  
  此时,大桥上,在半截处,一辆大货车撞破中间的石栏,横跨在左右两条车道中间,用警戒线将两边拉了起来,警车停在一边,红色的警戒灯一闪一闪的亮着,闪得人心慌。
  
  除了石栏,桥一边的栏杆也被撞破另一个大缺口,好几个警察站在那里,指挥了下面的人撑着皮艇,拿着照明灯,在水面上照来照去,正在搜寻着什么。
  
  突然,下面一个撑着皮艇的人,高声大喊:“找到了!人在这里!”
  
  随着他这一喊,立马就有人跳下水,将此时漂浮在水面上的人捞上救援船。
  
  在救援船上候命的医生护士立马上前,对着捞上岸的人进行抢救,见他把水连带着血吐了出来,咳了几声,医生大喜:“还有呼吸,快,快上岸,立马回医院!”
  
  船一靠岸,立马就将人送上救护车,在车上进行着抢救。
  
  邱洁正在客厅里跟傅广渊,讲述早上绑匪打电话给傅绍廷的事,还将乔莞玥叫人绑架小阳的事情告诉他。
  
  傅广渊勃然大怒,拍案而起,正要发作的时候,一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,佣人立马上前去接听。
  
  却见她突然脸色一变,连手中的电话筒差点都没拿住,然后颤颤巍巍的挂了电话。
  
  见她这幅反应,傅广渊不由得问:“怎么了?打电话的是谁?”
  
  佣人全身发颤,含着泪道:“董…董事长,不好了,总裁他……他出事了!”
  
  闻言,傅广渊心头一紧,追问道:“你说什么?具体点,到底怎么了?”
  
  “刚才打电话过来的是警察局,他们说……他们说总裁开着车,在帝都大桥上发生了意外,被一辆货车连人带车撞下了桥!现在生死未卜,已经送往医院抢救!”佣人哭着道。
  
  “你说什么?”邱洁惊呼而起,然后眼前一黑,一时喘不过气来,跌坐回椅子上。
  
  傅广渊整个人晃了几下,也险些站不稳,见她跌坐下来,这才连忙上前去扶她。
  
  他浑身颤抖着问:“他们……他们有没有说送到哪个医院?”
  
  佣人点点头:“有,现在正送往最近的中心医院!”
  
  “来人,备车!”傅广渊大喊一声道,然后看着失去意识的邱洁,按了按她的人中,她这才幽幽转醒过来。
  
  一转醒,她立马揪住傅广渊的衣服,眼泪直掉,着急道:“快,快去医院!快去医院!”
  
  “好,好!”傅广渊点点头,扶起她,往外走。
  
  两人赶到医院的时候,傅绍廷正在里面抢救,外面还有一个警察等着。
  
  “小廷,我的小廷啊……”邱洁一路哭着过去。
  
  警察看到他们夫妇,看年龄,问道:“你们就是伤者的家属吗?”
  
  “是,我们是他的父母。”邱洁已经哭的快岔气儿了,傅广渊勉强保持着冷静回答道。
  
  “警察同志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他问。
  
  “你的儿子开着从桥上过的时候,对面车道有一辆货车失控,撞破路中间的石栏,又将你儿子连人带车撞到桥下去,但是事故的原因目前还不清楚,还有待调查。”警察说道。
  
  听到他的话,邱洁整个人都瘫软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  
  警察又道:“车子虽然都被撞变形了,但是正好那时候的力道将他从车里甩了出来,这才避免随车沉入水里,当场死亡。”
  
  邱洁在一旁嚎啕大哭:“我的小廷,我的小廷啊,为什么会遇见这样的事情啊!天啊……”
  
  傅广渊也摸抹了抹眼角的泪水,点点头:“好,我们知道了,谢谢,谢谢警察同志。”
  
  警察走了,夫妇两人在外等着邱洁不停的流泪,不停的哭,几度哭到险些晕厥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一个护士匆匆从里面出来,傅广渊看见,立马上前道:“护士,里面的人怎么样了?”
  
  护士上下扫了他一眼:“你是伤者的家属?”
  
  “我是他爸。”傅广渊道。
  
  “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,你的儿子胸腔多处破裂,现在我要去找胸内科的医生,没有时间跟你在这里说话!”护士火急火燎的说,然后挣脱开他的手,着急的跑了。
  
  邱洁听见护士的话,刚刚才哭声小点,现在又开始崩溃大哭:“还要去找医生,肯定很严重,怎么办啊!小廷啊!”
  
  ……
  
  陆家,陆景瓷躺在床上,不止为何总感觉心脏跳得很不安,很急促,总感觉心里慌慌的,然后感觉到无比的难受和心慌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