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你住我心,如满月居于夜 > 第79章 既然那么坚定决绝,为什么还要哭?

第79章 既然那么坚定决绝,为什么还要哭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闻言,陆景瓷只是微微蹙了蹙眉,然后撇了他一眼,语气凉凉道:“我想,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些。”
  
  “呵……”傅绍廷侧着脑袋看她,闻言,直接气笑了。
  
  他这一笑陆景瓷听着很不舒服,她又是眉心一蹙,不悦道:“难道不是么?”
  
  “你说是就是,随你。”他微微一挑眉,没有正面回答。
  
  这话是越说越让人觉得气闷,陆景瓷皱了皱鼻子,不想再继续待下去了,她抬眸看向了前面的陈宇,道:“开锁,我要下车。”
  
  “这……”陈宇一脸为难。
  
  “这什么这,快开!”陆景瓷斥道。
  
  “夫人,这个我做不了主啊!”他说着抬手讪讪的摸了摸鼻尖,眼神意有所指的撇了一眼傅绍廷。
  
  陆景瓷自然知道他的意思,她看向了旁边的傅绍廷,道:“我要下车。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无辜的挑眉:“你下啊,我又没拦着你。”
  
  见他在装充楞,陆景瓷强忍着怒意:“那你让陈宇把车门锁给打开!”
  
  这次,傅绍廷没有说话,抱着胸,闭着眼,一副我听不见让样子。
  
  看着他这幅样子,陆景瓷感觉自己快忍不住那汹涌澎湃的怒意了,她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脑袋勾了芡,才会想要把这个混蛋的孩子生下来!
  
  想要肚子里的宝宝,她还是把火气给忍下去了,做了好几个深呼吸,调整好气息。
  
  “好,不开是吧!”她点了点头,然后转过身,开始把车窗往下摇,摇到底。
  
  陈宇见状,连忙喊了一句:“夫人!”
  
  傅绍廷听到动静,睁开眼,就见她上半身正在往外面伸,就差把脚也给伸出去了,他脸色顿时就是一黑。
  
  这疯女人!
  
  陆景瓷因为怕摔,陆景瓷十分的小心翼翼,刚把上半身伸出窗外,突然就感觉自己的摇被人一把圈住,接着,那手臂一发力,将她往后扯了回去。
  
  陆景瓷都还没有来得及反应,整个人就已经被勾回了车里,跌坐回了位子上,还撞了一把后面的傅绍廷。
  
  陆景瓷整个人晃了神一下,这才回过神,发现自己现在正背靠着傅绍廷,他的一只手还圈着她的腰。
  
  她顿时再也压不住火,抓着他的手一把扔开,怒道:“傅绍廷你到底要干什么!”
  
  “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?嗯?放过我吧,我们之间真的!已经!没有!任何关系了!我们之间已经成为过去式了,而且你别忘了,你现在已经有未婚妻了,难道你要想当年对待我一样对待她吗?还是说,你傅绍廷就喜欢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?嗯?”陆景瓷情绪激动的说,满眼愤怒的看着她,整个人退到了车门旁。
  
  傅绍廷因为她这一番话,也怒了,他双手钳着她的双肩,赤目道:“我没有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,我吃的看的只有你一个人!”
  
  陆景瓷突然感觉小腹处传来一阵刺痛,让她不由得眉间一蹙,吃痛的闭上了眼,傅绍廷见状,却以为是自己下手太重抓疼了她,连忙松了手,将手收了回来。
  
  陆景瓷缓了一下,感觉小腹上的疼痛减轻后,才吐了一口气。
  
  她睁开眼,看向傅绍廷,眼里已经是一片冷清,她语气淡淡的说道:“不要再闹了,傅绍廷,我们已经不是那种二十多岁的小年轻了,是你自己说的和平分手,那就不要在搞这种偷袭的小动作了,至少留给我们一个以后见面还可以打声招呼,心平气和的说话的机会,好吗?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愣愣的看了她一会儿,然后直接道:“我不要。”
  
  “你……”陆景瓷不明白的看着他,抬手按了按额头,无可奈何道,“那你告诉我,你到底想要怎么样?我们之间已经两清了,你不欠我什么,我也不欠你什么,大方洒脱的分手不好吗?为什么非要闹个面红耳赤呢?”
  
  “可是阿瓷,只要对方是你,我永远都大方洒脱不起来!”
  
  他想也没想就说道,让陆景瓷一时间,忘记了反应。
  
  傅绍廷双双目灼灼的看着她,眉宇间充满了痛苦:“那个人是你,你叫我怎么洒脱,怎么大方的放你走?”
  
  他的目光太过哀伤,陆景瓷不由得别过脸,将要涌上来的泪意努力的给压下去。
  
  良久,陆景瓷收拾好了情绪,淡淡道:“让我下车吧。”
  
  傅绍廷看了她一会儿,然后才收回视线,端坐回去,闭上眼无力道:“打开,让她下去。”
  
  陈宇闻言看了一眼陆景瓷,然后颔首:“是。”
  
  陆景瓷打开车门下去,然后头也不回的朝着自己的车走去,上了车,然后毫不犹豫的驱车离开了这里。
  
  待到那辆白色车子消失在停车场内,陈宇才转身看向后俩的傅绍廷,唤了一句:“总裁。”
  
  傅绍廷吐了一口浊气,靠上椅背,双唇动了动:“走吧。”
  
  陈宇无声的轻叹了一口气,颔首:“是。”
  
  ……
  
  陆景瓷驱车在马路上没有目标的行驶着,眼前的视线一阵迷糊一阵清晰。
  
  脑子里全他那句话,他没有办法大方洒脱的放她走,她当初又何尝不是下了多大的决心,才让自己放弃他。
  
  她和他之间,注定这辈子不会在一起,要不然上天也不会让他们再次在一起之后,又让他们分道扬镳。
  
  她知道自己当初是多么痛恨别人当别人婚姻第三者的乔莞玥,她现在又怎么可能让自己成为哪样的人呢?
  
  眼泪还是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掉下,陆景瓷抬手擦了擦,却不想,那眼泪就跟决了堤一样,越来越多,越来越猛。
  
  最终把整个人视线都给挡住了,她只好打着方向盘,让车子在路边停下,然后趴在方向盘上,眼泪不停的掉,低低的抽泣。
  
  她告诉自己,就这一次,就哭这么一次,然后以后再也不再为他们之间的事掉眼泪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情绪渐渐的平复了下来,这时,她听见有人在敲自己的车窗,不由得抬起头,就见自己的车外站着一个穿荧黄色外衣的交警,她不由得连忙拉下车窗。
  
  交警见眼前的人一脸梨花带哭的,一怔,然后不由得让轻了语气:“这位女士,这里不可以停车。”
  
  闻言,陆景瓷这才恍然大悟,连忙道:“哦,抱歉,我这就走。”
  
  “下次注意点。”交警退后了一步。
  
  “抱歉抱歉!”陆景瓷讪讪道,赶忙抬手擦了擦眼泪,然后驱车离开。
  
  交警站在那里,看着远处的车尾,有些困惑的拧了拧眉,旁边的同事见他站在那里发愣,不由得上前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  
  “你在看什么?”
  
  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他收回了视线,笑了笑道,却又忍不住再撇了一眼,总觉得……刚才那个女人有点眼熟。
  
  ……
  
  第二天,苏晚晚来到傅绍廷的办公室,并没有敲门,而是悄咪咪打开门,却不想进去后还没来得及关门,就被傅绍廷发现了。
  
  “你在干嘛?”他看着鬼鬼祟祟的苏晚晚,拧眉道。
  
  见被发现了,苏晚晚无趣的撇了撇嘴:“啧,真没意思,这么就被你发现了。”
  
  “有什么事?”他问。
  
  苏晚晚走到沙发一屁股坐下,道:“没事就不能来找你玩吗?”
  
  “我记得现在是上班时间,苏副总监。”傅绍廷冷冷道。
  
  听他着一副公事化的调调,苏晚晚摆了摆手,没好气道:“行了行了,真是无趣,你这个人,真心疼后半辈子陪你过的人,得多无聊啊!”
  
  “反正那个人不会是你,用不着你操心。”傅绍廷闻言头也不抬,不疾不徐的说。
  
  “哼,我也不稀罕。”苏晚晚翻了个白眼,然后才道,“我今天是来提醒你的,最近小心点,那个人可能又要出手了。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手一顿,抬起头来看向她。
  
  “我堂哥那里收到一点小消息,说有人可能要对华盛的股票搞动作。”她道。
  
  傅绍廷闻言顿时皱起了眉:“有多少真假性?”
  
  苏晚晚摊手耸了耸肩,道:“不知道哇,都说了是有一点小消息,说白了就是有点风声,无法知道真假,所以就只能让你防范着点。”
  
  他微微思忖了一下,才道:“知道了,谢了。”
  
  苏晚晚拿起桌上的一个桔子,一边剥一边道:“youre/wele.”
  
  她剥完了桔子,问了一声:“要吃吗?”
  
  还没等傅绍廷回答,她又道:“我想你应该也不爱吃这个,我还是自己吃吧!”
  
  傅绍廷无语的吊起眼皮撇了她一眼。
  
  苏晚晚将一瓣桔子丢就嘴里,突然想到了什么,道:“对了,还有一个事。”
  
  “我小表弟昨天在街上遇见一个和你前妻长得好像的人,趴在车里哭嘞!”她像是无意般的提起,眼睛一直盯着桔子,然后被桔子酸得闭上了眼,“噢,要过季的桔子,真酸呐!”
  
  闻言,傅绍廷翻着文件的动作一顿,想起昨天两人的争执,昨天她那种不胜其烦的样子,全程连眼眶都没红,难道……她离开后却哭了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